币圈子-中国领先的数字货币/区块链用户平台
big 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正文内容
exitscams 火币网 gate

赵长鹏专访:小项目上币安不一定是好事如果滥用权力就会失去它

全文导读

币安Binance是如何面对监管机构,在黑客攻击后如何扭转危机,如何选择上币项目?赵长鹏对周遭的质疑和批评是何反应,如何看待中国的监管?近期,forkst.news创始人兼主编,前彭博知名主播Angie Lau对币安掌门人赵长鹏(CZ)进行了专访

币安Binance是如何面对监管机构,在黑客攻击后如何扭转危机,如何选择上币项目?赵长鹏对周遭的质疑和批评是何反应,如何看待中国的监管?近期,forkst.news创始人兼主编,前彭博知名主播Angie Lau对币安掌门人赵长鹏(CZ)进行了专访,在与Forkst.news的这段40分钟的毫无保留的对话中,赵长鹏回应了上述问题,他回顾了币安的过去和现在,也畅想币安的未来。

赵长鹏专访:小项目上币安不一定是好事如果滥用权力就会失去它

PANews作为forkst.news的战略合作媒体,授权制作了中文字幕视频,并摘录了其中的重要的对话内容。

以下是精选对话内容:Angie:它的未来是无限的,但你也看到许多可能性目前都在加密货币交易所领域。那你们在币安构建什么呢?

CZ:当然。我们有两条平行轨道。我们有中心化的交易所binance.com,这是我们的主要业务,也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它有着易用、迅捷、流动性高、费用低等优势,但我们当然需要托管客户的资金。所以与此同时,我们搭建了一个去中心化交易所,我们不托管其中的资金,所以你可以将其接入你的硬件钱包,打开网页然后开始交易。 DEX是一个新的项目,目前的流动性比较小,但我坚信其是未来趋势,我在这两方面都花费了很多时间。但DEX是一个社区项目,我大多数时候是给出建议和想法,我是该项目的大使,同时也是发声最多的人。

Angie:但就提供流动性与平台的市场透明性而言,如果存在内幕交易、虚假交易量等问题,你如何向你的投资人、散户投资者保证公平性呢?

CZ: 我觉得有几个不同的因素。有些交易所对这些问题鲜有作为。但我们实际上花费了大量时间同项目团队的刷量行为作斗争。后者想要使其交易量在交易所中排名更高,所以我们做了很多来应对。我们对数据有很清晰的认识,因为我们可以看到谁在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所以我们实际上做了很多工作来解决这个问题。第二点就是散户交易者愈发聪明,关于不同的行为也有越来越多的行业报告。迄今为止,币安被列为交易量最高的交易所。Bitwise有一份报告。其他许多组织也发行了报告,币安在其中都有不错的排位。

要进行刷量并使用DEX造假交易量是十分困难的。通过DEX,你可以识别出正在交易的地址,这是无法在中心化交易所中做到的。我认为,这会给行业带来一种新程度的透明度。行业中就有的许多不透明的问题将被解决。 Angie: 不过,你是否越来越多地发现自己处于与监管机构的对立面?

CZ: FATF刚刚问世,他们希望KYC和AML的交易金额为1000美元,这是一个非常低的门槛。不过FATF事实上不是法律。FATF是一个富有影响力的指导咨询机构。我认为相关规则的执行应因国家而异,我不认为监管机构真正理解加密货币。如今,你可以在没有KYC或者AML的情况下,通过比特币转移数十亿美元。这一流程中没有谁是主管方,也没有信息会被分享。除了发送者,没人会知晓相关信息。所以我不知道监管方会如何达成其目的。

仅仅要求虚拟货币服务提供方提供相关信息,实际上只是交易中很小的一部分。当监管方向虚拟服务提供者施加很强的限制时,所有东西接下来都会从中心化的服务提供方中转移到完全匿名、去中心化的服务平台。所以最终的结果可能是他们实际上拥有的信息更少,因为他们太严格了,这会把所有的活动都推开。我认为他们没有考虑到监管的影响所带来的副作用。

Angie: 不止对于币安美国来说,对于全球来说,你觉得提供机构级别的交易平台与技术有多重要?

CZ: 我认为对于美国来说这尤其重要,因为那里有大量的机构资金,而世界其他部分的则会少一些。鉴于成熟的法规,我认为美国有很成熟的机构资金管理行业。以中国为例,鲜有人信任将资金交给他人打理,所以即使是亿万富翁或者百万富翁也是自己交易,所以世界上美国以外的其他地方存在着更为广阔的散户市场。但二者均是我们想要服务的对象。

澄清一下,币安美国由一个单独的公司,BAM 交易服务公司运营。后者以其想要的方式全权掌控币安美国。币安是技术的提供方,我们会为散户交易与机构交易提供技术支持。

Angie: 毫无疑问,你们在加密货币社区颇有影响,能够决定一个项目能否在币安上架——这可能是一个项目的成败关键所在,你个人如何处理这种批评?处理这种对权力的看法?你又如何为自己考虑?

CZ: 我觉得对我来说,这很简单。我没有任何压力,也不自负,我不会尝试着去证明去“秀肌肉”。实际上,我不觉得我们有很多权力,因为如果我们有几次滥用权力,就会失去它,然后用户会转去其他交易所。所以我们持续坚守我们的道德准则的同时,来找到好的项目,上架它们,帮助它们成长,就是这样简单。我们有责任帮助行业成长。对此会有一些争议,因为这牵涉人们不同的主观意见。我们上架了相对少的代币——数千个存在或曾经存在的代币中的150个左右。

我们的确对于项目有短期的影响力。我们使他们能触达大量用户,增加了它们的流动性,短期内经常还会使其价格上涨,但长期来说,价格取决于项目本身。这就存在很多情况,例如,有些人会持有一个小的代币并想让它上架币安,因为我们拒绝上架该代币,它们就会说“币安充满偏见,滥用权力”,但我们是以一个非常中立的角度去审视的。

Binance.com上架了少量代币,我们将继续增加其数量。我们实际上在积极寻找满足我们上架标准的项目,但是也明白币安现在是一个大型交易所了。对于小型项目来说,上架币安实际上会造成价格的大幅波动,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我们实际上鼓励市值小的项目首先上架其他更小的交易所,或者首先上架币安的DEX,我们也可藉此观测该代币价格在小型交易所上的表现。在更小的交易所上,涌入的用户规模更小,因此对代币价格的影响也更小,因而也会有自然的价格发现过程。当它们上架数个小的交易所并表现良好时,我们会说,“哇,很棒,现在我们可以上架它了”。小币种要上架币安的标准也不止于上架其他小的交易所——开发产品的进程也要纳入考量。所以它不仅是关乎上架的应用情况,如果产品方面没有动态,我们就会拒绝。不过你可以继续每个月重新提交,展示你的进度,与社区互动,构建自己的产品。因此即便今天我们并没有上这个币,但六个月后,当你的主网上线,一群人正在使用它时,我们将上架它。所以我们从来没有真正拒绝,有时你必须有耐心。因此我不认为我们有很多权力。

Angie: 好比你们是项目的评级机构。项目的质量决定你们最终是否将其上架币安。

CZ: 是的,所以我们必须有一个意见。在这个行业中,我们必须有自己的意见。所以是的,这是一个主观意见,但最终,如果你有数百万用户,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让你上币。你不必和我们商谈,你不必乞求我们,如果你有数百万用户,你最有可能被上架。

Angie: 以一种真正去中心化的方式。但正如你说,币安是中心化的,也一直受到黑客攻击。距离币安上次遭受大型黑客攻击过去两个月了,你们从中学到了什么?你们如何处理?当你发现黑客攻击发生后,个人和职业上的反应是怎样的?

CZ: 好吧,首先就个人而言,我的第一反应有些像...“f——,对吧?”但你要总是记着:类似这样的攻击迟早会发生,没有100%的安全性。

幸运的是,黑客是在提现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漏洞。所以他们并没有攻击到我们的冷钱包。他们发现了一个可以利用的弱点。这又非常不幸,但我们就赔付了这笔金额。这是一个很大数额,彼时市值为4000万美元,但我们很快赔付了它。这相当于我们在一个季度中燃烧掉的代币价值,我们利润的20%。

Angie:这有多重要?

CZ:我认为这非常重要。如果你去看看一些经历过黑客攻击的交易所,包括Bitfinex在内,他们每次都全额赔付。所以我认为从交易所的信用来看,你可以经历黑客攻击,但你必须做正确的事情,这非常非常重要。

Angie: 你们必须有一个跟踪记录,你们正在建立这种跟踪记录?

CZ: 是的,我们正在做这件事。不巧,无意间,我们正在这么做。真正有压力的是我们要确保我们修复了所有问题,从而没有更多的漏洞。因此,我们真的十分重视我们的安全。在被攻击后的一个周中,我们完成了半年到一年的工作量,那是很有压力的部分,所有漏洞要被堵住,并确保一切都安全。

鉴于此,我想说这可能是因祸得福。我们现在实际上比以前要安全非常非常多了,可能比行业中任何其他参与者都要安全。我们正在采用一些真正高级的安全技术,它们本来需要花费更长时间来部署。但因为这次黑客攻击,我们放下其他事情来专攻安全,整个团队也不再有任何抱怨。因为此前,如果我告诉他们,“三个月不要做其他事情,我们要仅专注于安全相关这件事。”商务方面的同事会抱怨,所有人都会抱怨。但这次黑客攻击发生后,一切都停止了,大家专注完成安全方面的任务,加班,填补所有东西,不再有异议。我们团队的部分反馈是:此前,一场讨论可能需要花费一个小时来引入一个概念,但现在只需两分钟,“我们要做这个。好,让我们来做吧”。

事实上这很好。尽管黑客攻击让我们损失巨大,但它并非我们无法负担的损失。好吧,它并不便宜,但我们克服了这一困难。 Angie: 你充当的角色是代表币安及其未来与视野。你们提供了IEO。跟我们讲讲币安的IEO产品——为什么你们想要提供给市场一个机会来在币安购买代币?

CZ: 对我而言,区块链筹款作为一般概念是一个关键的杀手级应用程序,这可能是我们想要将币安的能量聚焦起来的地方。它有几个不同方面,我们想要能够投资这个行业,投资帮助使这个行业发展壮大的初创企业,因为我们能够提供流动性,有用户基础,我们一定程度上是基础层面的......是TCP IP协议这个级别。但我们并非亚马逊,我们不是那些人。我们确实需要其他项目来壮大我们,所以我们有币安Labs来投资它们,有币安Launchpad来帮他们融资,但除了资金,它们还提升了用户对其的关注,增加了品牌知名度;初始用户基础非常关键。 在币安Labs后,我们通常会将其上架Binance.com,来给予他们流动性与更多的用户。这会极大地帮助项目,如果项目做得好,很大可能上它们会在币安链上发行代币,这会增加币安链的效用。

Angie: 设计IEO抽签机制前你们的思考过程是怎样的?请解释下你们是怎样向社区提供该产品的。

CZ: 当然,设计IEO存在相互矛盾的考虑因素。我们希望总市值即产品的总估值低。这样一来,它对于投资者来说就是一个好的投资标的,并且有增长的空间。我们不喜欢过度傲慢的项目就像,“我是一个价值2亿美元的项目,我想要融资10亿美元”。那些大项目——当它们上架交易所后,价格走低,这会伤害投资者。

我们想要将估值保持在低的水平,所以我们通常融资3百万到8百万美元,考虑到我们的用户规模,这是一笔很小的资金。但是每个人都想要额度——这是第一个问题,所有人都涌入而我们的系统无法承受,就没人能获得额度。率先参与的极少数人获得了所有额度。或者我们可以进行均匀分配并告诉大家,“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一部分,但每个人只能得到价值10美分的额度......”过度分配使得到手的额度几无价值。这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所以我们选择了一个中间路线,"让用户来抽签。"用户需要使用一些BNB,花费一些成本的同时承担一些风险。然后我们做了很多重绘,所以这是一个中间立场。它更多是一个分配机制的优化——这同我们初始设计的样子有所区别。我们看到了问题,然后我们必须想出解决方法。这就是我们得出的解决方法。

Angie: 是谁想出了这个方法?是经济学家、数学家、技术专家、开发者,还是上述所有人?

CZ: 不,我们还没有这样的专业人士,只是办公室里的几个同事......第二次系统崩溃是因为每个人都涌入,且每个人都不开心,但我们实际上为币安ICO都做了抽签系统。两年前,我们实际上做了3套不同的系统。第一套系统是注册分配,前2500名注册用户可以获得币安币。那使我们在一个全新的网站上一天内获客9000名。所以我们有了这个先到先得的分配机制。

到了币安ICO的第二阶段,我们引入了抽签机制。它的工作原理相比现在略有不同,但概念很简单。细节也略微不同,因为彼时没有持仓要求或者币安币等等。但此后我们就有了币安币。故抽签并非一个全新的概念,我们不需要经济学家来告诉我们这些。

抽签系统存在于传统的金融市场,存在于中国证券交易所的首次公开募股等地方。所以有许多概念是我们可以从不同的市场借鉴的。甚至永续合约也并非加密货币世界的发明,它们早在加密货币市场出现前就存在于中国的期货市场中了。所以你要环顾四周然后借鉴那些有效的东西。

Angie: 这是创新的美妙之处,它实际上是对以往成功系统的迭代,或者从那些失败的系统中学习。因此,当你回顾自己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历史时,你是怎样进化迭代的呢?

CZ: 我认为我已经进化了很多,并且仍在持续进化中,我仍然在学习。例如,在我加入区块链行业之前,我一直从事金融IT方面的工作,具体来说是交易系统、交易所、彭博商业期货,所以我总是身处市场之中。但我更多的是一名程序员、技术人员;我曾是一个企业家,但我仍然居于技术一端。在来到这个行业后,我首先去了Blockchain.info学习更多关于加密货币的东西。彼时我不足够自信到这样讲:“我将离职并立刻做一个我自己的交易所,”即使这个想法就在我脑中。

我确实加入了一些其他交易所来熟悉情况。我花了一段时间来构建币安,我们也非常幸运;在正确的时间,有正确的团队,推出了正确的产品,并遇到了正确的市场条件,所以说我们非常地幸运。我认为我们仍然在学习,市场变化速度仍然非常地快,我们也在非常快地变化,但幸运是我觉得我们已经构建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基础。拥有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团队。我仍在学习,仍在进化。 Angie: 看看区块链的孵化器与项目你便知道,区块链的有趣之处在于其自身的潜力与其他技术的结合。所以让我们回到网络安全这个你在币安强制执行并全额赔付的议题上。不安全会再次发生。量子技术,量子计算机即将问世,这将弱化现存的网络安全协议。你们将如何应对?

CZ: 我并不对此担忧,因为数学上来讲,加密总比解密容易。所以当量子计算机问世后,尽管现有的加密算法可能会失效,但仍然会有对量子计算机来说加密容易解密难的算法被发明。这只是一些数学方程。我不是专家,但会有远比我聪明的人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不是很担心这个问题。

我认为当高算力的量子计算机出现后,我们在DEX上有更快的速度,更好的用户体验,且能够处理大规模的交易量。所以我觉得量子计算机将促进去中心化,算力越大越好。

Angie: 这个行业会更大、更聪明、更有才华。最后一个问题。中国正在打压加密货币。他们热爱区块链技术,但却反对某人/组织在未经政府批准的情况下称为节点。你认为这种环境真的会妨碍创新吗?

CZ: 实际上,我不这样认为。坦白讲,这反而会激发人们尝试斗争的创新,这实际上会促进更为去中心化的创新,并推动更多隐形的技术,进而催生更多的隐私币、暗协议,促使一切变得不可追踪。所以这种环境实际加速了这样的进程,使得控制无力。所以我认为监管者实际应该做的事情是对加密货币更开放。表态“欢迎大家使用中心化交易所,它有许多的自由之处,低限制,快来使用它吧。”由此,政府可以掌控其想要的数据,不然他们掌握不到任何数据。

中国是一个非常难于监管的市场,因为它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所以政府无法一例一例案件地去监管。在更小的国家中,它们可以有非常轻松的监管环境并逐个案例去检视,因为它们仅需处理一些项目。在中国,存在海量项目,因此政府无法那样做。

所以中国通常有非常严厉的监管,因为这是不可避免的。但中国非常支持技术与创新,所以监管方会解决好这个问题。如果你看看互联网,中国可能是唯一一个成功地严厉限制互联网,但又坐拥蓬勃互联网行业的国家。所以,中国政府是非常智慧的。但它们是否能把同样的事情在区块链领域重新演绎,我并不确定。我希望它们能,但我们只能逐步观察,所以我们将继续耕耘。

分享一下
赵长鹏专访:小项目上币安不一定是好事如果滥用权力就会失去它
我们关注币圈最新动态,欢迎加入官方QQ群:805810010,请猛戳这里→ 点击入群
返回首页»

本文标题:赵长鹏专访:小项目上币安不一定是好事如果滥用权力就会失去它

本文链接:http://www.120btc.com/star/7296.html

免责声明:文章不代表币圈子立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谨防风险。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于币圈子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Bakkt 量子链 比特股 瑞波币 一个比特币要挖多久 比特币怎么获得 以太坊价格

前一篇:V神:力推Layer 2扩容 提议在伊斯坦布尔硬分叉时提高gas限值

下一篇: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数字货币是全球货币体系的又一次重构?

相关阅读

更多...
    Solr service not responding.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共计xxx条评论
↖评论举报×
你认为的言论有什么问题?
币圈广告

热门交易平台

所有平台
  • Daybit

    3星
    韩国
  • Bitsonic

    3星
    韩国
  • OceanEx

    3星
    开曼群岛
  • GOPAX

    3星
    韩国

热门数字货币

所有币种
  • FRRN

    FRRN |2018年8月
    3星
  • FROST

    FROST |2018年4月
    3星
  • FREE

    FREE |2018-10-04
    3星
  • FRAS

    FRAS |2018年6月
    3星